先來簡單介紹一下三狗~

IMGP3911.JPG IMGP3922.JPG

  IMGP3955.JPG

他們都是陳林發的愛犬小黃可能不是~地位大概如上

黑黑>來福>>>>>小黃

總之他們都曾是學校的浪犬~

以下只有短短幾句簡歷,本來是要好好介紹的,但我實在太生氣了,所以先這樣。

黑黑是學校某位人士養的狗,畢業以後回家黑黑就被丟在學校,經過一次過敏事件就變成陳林發的女兒了

來福本名車車,被困在學校某台車子引擎裡哀號,被陳林發救出以後,遇到陳林發沒空送養就留下來了

 

黃小黃一直沒辦法姓陳,經歷過很多次送養會依然送不出去的狀態,陳媽媽一句:帶回來吧!就變陳林發的狗了。

 

P1160026.JPG

事發地點:嘉義

起因:在PTT上看到嘉義有個狗狗送養會兼免費施打狂犬病疫苗跟晶片的活動,於是就告知陳林發跟他的家人。想到上次帶飛飛去大佳河濱公園參加的那次,覺得很不錯,所以就推薦這個活動,順便可以帶三狗去打狂犬病疫苗,一針兩百,三隻狗就六百,還可以湊熱鬧,何樂不為?(我是這樣想的)

 

到了現場才發現事情不是笨蛋想的這麼簡單阿~

新聞稿上寫著兩點開始打晶片疫苗,我們到達活動現場才發現都沒有人,這張照片是後來才拍的,義工陸陸續續出現。

兩點到了,打疫苗的地方還在搬桌子。兩點前到的,現場看起來是大學生的義工請我們先填寫打疫苗的資料。

我們問他:可以只打疫苗不打晶片嗎?

義工說:可以。

所以陳林發填了疫苗的資料三張,並領了號碼牌3、4、5,因為來福實在太難控制,加上現場來了太多不可預測的狗狗(見狗就兇的超大拉拉,瘦瘦弱弱的女主人幾乎被拖著跑;不太友善的哈哈,活潑的幼犬,當然還有許多備受疼愛的米克斯狗狗。)所以我們就帶三狗到攤位旁比較沒人的地方等待叫號(又是笨蛋想的事情當然沒這麼簡單)

 

這時候三狗的狀態呢?

小黃之所以為小黃,就在他下車的時候嚇到拉屎了.....驚覺有點不對,但到了現場他也試裝勇敢的到處兇別人,然後被陳林發兇。

P1160028.JPG

黑黑是豎起耳朵夾著尾巴,除了抱他走以外牽不動。

這兩隻犬,黑黑打針是會把自己扭傷的那種狀態,小黃是那種打針會叫到全世界都覺得他好悲慘

來福就是很沒神經的一直被旁邊一直小狗巴假的,哈哈哈的衝來衝去~(還好有easywalk)

而來福就是那種打針沒有帶嘴套會因為痛把醫生咬死的那種犬......

因為以上原因為了狗好為了醫生好,只打疫苗。

P1160022.JPG

過了一會兒,就看到三四個醫生開始披白袍(對不起,我真的沒有觀察現場到底是怎樣,光三隻狗我們四個人就注意個半死,怕人家欺負他們怕他們兇別人)然後他們面前開始自動成為一列。

驚覺狀態好像不是叫號這麼簡單,我馬上去詢問工作人員,工作人員又詢問醫生,醫生一句:打晶片跟疫苗的就這樣排一列就可以了。

我們立馬拉著三狗加入排隊行列,然後一直注意不要讓他們跟前後狗狗發生什麼事。

前面大約四五隻狗狗,然後也有沒有填好資料的現場填,大約兩隻狗過後,醫生就拉著一個人說:這個是我們市府的專員,這次活動都要感謝他,balabal所以所有狗狗都要植晶片。(內心os:廢話這麼多位什麼不趕快做事,一直做公關有個屁用)

good~這跟我們剛剛詢問的不一樣吧?問了旁邊一個學生,他說可以只打疫苗。好,我們繼續排。

但輪到排我們前前方一對母女時,狀態真的很詭異。(以下是我們聽到看到的部份,可能有省略到一些地方)

醫生說:一定要植晶片阿,這樣你們狗走失的時候才找的到。

抱著紅貴賓的妹妹說:針這麼粗狗狗會不會痛?

醫生說:是狗再痛又不是你在痛

然後妹妹就哭了.......

媽媽說:不能不打晶片嗎?

醫生說:這樣你們就哭,那以後這隻狗生病了,你們會哭更慘

然後媽媽也哭了。

聽了實在是覺得這醫生是怎樣?威脅比較有用嗎?

P1160030.JPG

從我們到達到輪到我們剛好差不多一個小時.....

我們帶著三隻狗站在那一排獸醫前面,獸醫對我們說得第一句話是:這三隻狗怎麼不趕快分開,會打架

我們很無奈的跟他說:這三隻狗是一起的。

我們就說:他們要打狂犬病疫苗

有個醫生就拿掃描器出來,我們就說:這三隻狗沒有打晶片。

醫生就說:沒打晶片不能打疫苗

我們說:剛剛不是這樣說,義工說不打晶片也可以打疫苗

醫生就說:去旁邊填晶片的資料,規定沒有打晶片就不能打疫苗。

然後就叫義工過來。

陳拔麻就很不爽,已經等很久了,然後輪到的時候居然是這種態度,還一直說:外面植晶片要1500,這邊免費幹麼不趕快植之類的。

一附來這邊的人都是貪小便宜的樣子,我實在不會形容那種嘴臉。好,就算貪小便宜又怎樣,你們的活動不就是免費嗎?

陳媽媽就說不要打了,回去以後再去找獸醫打疫苗就好了。真的受不了現場的狀態

一個女的義工過來就對我們說植晶片的好處,我們也說了狗的狀態,而且我們也不能因為心疼狗而不植嗎?這時一個男學生過來問發生什麼事,我們也跟他說,他的第一個反應是:不是可以只打疫苗嗎?(到底是誰的問題?)

最後我們把填好的狂犬病疫苗單子上面有陳林發的資料還給他們。就帶著三隻狗狗離開。

 

 

我其實覺得現場義工很辛苦,做這做那,學生也規劃了活動,可是一切在「醫生」們來了以後變了樣。

發的號碼牌沒用。打疫苗打晶片最後混成一氣。

在現場我真的感受不到對生命的尊重。


最後我真的想問:植晶片真的這麼有用嗎?

除了走失的狗因為晶片可以判別是誰的所有財以外,有在其他植了晶片卻還是被丟到收容所的狗狗身上發揮作用嗎?

我們深知自己是不會因為狗狗老病而丟棄狗的人,因為怕狗受痛而不願植晶片這樣不行?

現場有告示未植晶片被發現罰3000。台北市市長郝先生的狗因為未植晶片走丟到進到收容所也沒被罰阿?


責任真的不是晶片可以限制住的。

 

還有,疫苗不是跟晶片一樣有編號嗎?我記得上次帶飛飛去大佳植晶片的時候,有人狗已經植過了也填,結果那張晶片就不能用了,因為有編號的問題。疫苗不也是一樣嗎?這樣浪費三針疫苗對他們來說其實不痛不癢這樣嗎?再說還有狂犬病牌子的問題。我真的很想知道這怎麼解決

 

 

P1160031.JPG P1160032.JPG P1160033.JPG

 

這幾隻狗狗是現場要給人領養的。

說真的,這樣的狀態我想只有覺得他們很可憐的人會想領養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uckming 的頭像
duckming

白開水與茶

duck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